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要闻 >> 正文
如何从“惧贷难贷惜贷”到“敢贷能贷愿贷”
来源: 作者: 金融办 点击数: 0 发表时间: 2018-11-08 09:16

连日来,民营企业融资难题成为监管层的关注焦点。密集的重磅会议、频繁的高层发声、急管繁弦的政策,正形成治积弊、破顽疾的药方。

当然,民企融资困难绝非中国独有,也非一时之患。然而,近期这一问题格外凸显,亦有特殊背景。一方面,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受到冲击下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另一方面,国内转型期挑战加剧,前期政策在执行环节遇到的“肠梗阻”与执行过程中“不接地气”所引发的问题,以及此前高速发展期部分企业习惯的“粗放模式”或“扩张模式”带来的“后遗症”,让原本对风险就更加敏感的民企承受了较大的发展压力,而稳预期、强信心、增支撑,成为当前政策引导的重点。

有鉴于此,11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的采访时提出了新的目标: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那么,究竟如何实现这一政策目标呢?郭树清指出,破题的关键在于要推动形成对民营企业“敢贷、能贷、愿贷”的信贷文化。

从“惧贷”到“敢贷”,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建立尽职免责、纠错容错机制,激发服务民营企业的内生动力。在10月30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直言不讳指出了当前推动金融支持小微的五大难题,首要矛头直指大行内部在执行政策方面“上热下冷”,传导不易。而究其原因,除了“垒大户”的思维惯性、拈轻怕重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考核办法。不少信贷人员要对贷款负责,稍有不慎,必须对不良贷款追偿负有连带责任。而与国企等具有“软性预算约束”的机构相比,民企偿贷压力更大,相应的,为其放贷风险更高。而这次郭树清强调的“建立尽职免责、纠错容错机制”,即是要把金融机构基层员工的政策“定心丸”,来转化为给民企的贷款“定心丸”,以此告别支持民企融资政策执行环节的“上热下冷”。

从“难贷”到“能贷”,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源向民营企业倾斜,制定专门的授信政策,下放审批权限,单列信贷额度,确保对民营企业始终保有充分的信贷空间。郭树清提出了为民营企业贷款设定的“一二五”的目标正是这一机制的一部分。实际上,银保监会在年初针对小微企业贷款提出“两增两控”目标,对推动银行发放支持小微企业贷款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截至10月份,银行业均已完成“两增两控”目标,小微企业信贷投放总量不断提升,信贷结构趋于优化。由此可见,列出相应的信贷额度和比重目标,有助于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相关领域的支持。

当然,目标设定只是机制建立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方案和手段。从制度上,要鼓励金融机构贷款流程管理优化,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优惠,制定因地制宜、因产业而异的放贷审批方案,缩短民营企业融资链条,清理不必要的“通道”和“过桥”环节,整治银行业不合规、不合理融资收费;从技术上,要借力科技金融等渠道优化资源配置效率、提高业务人员的专业素养、培养“接地气”的服务团队,让金融机构能做、会做、善做民企贷款业务。

从“惜贷”到“愿贷”,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改革激励约束机制,使从事民营企业业务的员工所付出的精力、所承担的责任与所享受的考核激励相匹配,充分调动其积极性、能动性。从监管层的角度来看,近期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引导金融机构支持民企的政策,也配套了增信政策,为经营正常、流动性遇到暂时困难的民营企业发债提供支持。而从金融机构内部,也当改革完善内部的考核和激励约束机制,把业绩考核与支持民营经济挂钩,让敢为、善为、愿为民企贷款的员工得到更快的发展。

实质上,从对民企的“惧贷、难贷、惜贷”,转化为“敢贷、能贷、愿贷”,本质上是探索一份激励银行业金融机构特别是基层员工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市场化方案,是打通“自上而下”顶层设计引导向自上而下实践的通道和桥梁,是把行政指令干预下可能的“运动式”应付检查转变为政策激励下金融机构的主动作为。

期待上述一系列政策的落地,能够真正转化为有效的机制建设,推动解决民企融资中存在的“肠梗阻”问题,最终让民企获得与自身在经济比重中匹配的金融服务,进而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来源于:中国金融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