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要闻 >> 正文
综合监管将给保险业带来哪些影响
来源: 作者: 金融办 点击数: 0 发表时间: 2018-04-03 09:37

3月27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金融管理部门调研时表示,要平稳有序推进机构改革工作,加快银行保险监管职责调整,增强综合监管能力。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组建,标志着综合监管趋势已经确立,下一步动作备受关注。3月29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召开改革领导小组会议,传达学习贯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精神,提出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引导银行保险金融机构健全公司治理,全力推动银行保险业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银行保险综合监管,不仅有利于解决之前存在的监管职责不清晰、交叉监管和监管空白等问题,还将降低监管成本,对于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对于保险业而言,综合监管意味着功能监管和微观审慎监管将不断加强和演进,体现的是穿透式监管的思路和理念。

梳理保险业的发展历程,在行业发展初期,机构数量少,业务单一,针对机构的分业监管模式同时兼顾了行业发展的目标。时至今日,保险机构和市场不断扩容,产业特性、业务结构、股权关系等均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银保合作以及金融业态的不断交融,使得保险行业风险出现了交叉性、传递性、隐蔽性等特点,分业监管、监管与发展不分以及各行业监管规则不一致,使得产品销售、资金嵌套、股权投资等跨市场、跨行业的产品和市场行为难以穿透监管,造成了部分风险暴露。

那么,顺应金融业发展的特点和风险防控的需要,综合监管将给保险行业带来哪些影响和变化?

首先,保险业强监管的态势将延续。2017年以来,针对市场乱象,原保监会重拳出击,真正让监管长上牙齿,连续发布了加强监管、风险防控、整治市场乱象、弥补监管短板、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等“1+4”系列文件,不仅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还聚焦股权、资本、资金运用等突出风险,重塑监管制度框架,2017年全年,修订完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共26件。今年以来,原保监会又修订发布了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和保险资金运用管理办法,发布资产负债管理监管规则。

应当看到,这一系列举措并非细枝末节的修修补补,而是重新梳理了保险行业的本质和监管定位,明确了“保险业姓保”“监管姓监”,以促进行业回归本源,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从市场规范来看,监管重塑突出了问题导向,既针对保险业股权关系、公司治理、资金使用等重要环节,又涵盖偿付能力、资产管理、期限错配等风险点,同时从产品渠道、市场行为、理赔消保等多个维度对保险经营进行规范。随着整治乱象强力推进,行业出现了积极变化,非理性举牌、境外收购等激进投资行为得到有效管控,产品保障功能凸显,资金运用配置更趋合理。在行业乱象得到遏制的基础上,银行保险综合监管将使得监管重塑更加科学有效,通过更高层次的职能优化和业务整合,提升监管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以监管质量和效率的提高引导保险业回归本源,迈入高质量发展的轨道。

其次,银保合作将更加深入和规范。保险业不仅将继续回归保障本源的道路,同时还有望加深与银行业的融合,重构合作模式。近年来,银行业和保险业在产品设计、销售渠道、资产管理等方面出现了交叉融合的态势,银保渠道也是保险业近年来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一方面拓展了金融业态和服务合作模式,另一方面也出现了很多行走在规范边缘的行为,很多个案中的责任界定难以厘清。2017年以来,银行业的罚单多涉及通道、嵌套、交叉业务等,保险业也针对违规销售、理赔纠纷等作出行政处罚和风险提示,凸显综合监管的重要性。保险业人士普遍认为,新的监管体制对风险控制和行业发展都更为有利,能更加有效地协调银保业务规范发展,防范交叉性金融风险,而保险业也将从更有力量和效率的监管中受益。

再次,促进保险行业回归本源,提升服务实体经济和民生的能力。随着强监管、防风险、治乱象的推进,保险行业加速回归本源。上市险企公布的业绩报告显示,多数险企都实现了业务结构优化,寿险公司大幅压缩趸交业务,而首年期交保费实现了较快增长,保障型保险产品热销。

随着现代经济体系的构建,保险业已迎来战略机遇期,不论是经济高质量发展、防范重大风险、完善风险处置机制,还是养老、医疗等民生保障,都需要保险机制和机构的深度参与。与其他金融业态的组合融合,既可以提高金融业务的风险保障,又能实现增信功能,综合监管无疑可以更好地利用保险行业风险管理和保障特性,发挥保险机制的经济减震器和社会稳定器作用。

在服务国家战略上,保险资金的长期稳健性能也能得到更充分有效的发挥。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经济峰会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银保合并有利于加强监管,促进银行和保险业的健康发展。同时,这也有利于充分利用银行和保险信用,银行信贷资金来源和保险资金来源合理组合,为‘一带一路’乃至基础设施建设提供短中期资金。”王兆星表示,新的资金来源组合和运营组合、风险管控方式,可以为“一带一路”提供更加优化、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

(来源于:中国金融新闻网)